【视频不能看解决方案】手机端浏览器(推荐使用手机自带浏览器或搜狗浏览器,移动网络会有部分拦截)
公告:撸大片备用地址请广大撸友及时更新收藏,爱收藏不迷路,撸大片永久地址(ldp11.com),地址栏输入备用地址即可访问!!!

刚生完孩子的同学(下)


  聊天比较愉快,他老公犹豫下午要上班,所以没聊多久就走了,出门的时候还再三叮嘱一定要多来玩,他还有很多东西要讨教,我当时是说不敢当之类的话了。
  这下家里就剩下我很张雯两个人了,刚才聊天过程中,基本上都是我跟他老公在聊关于LED行业内的东西,她本来也打算入行,所以也一知半解的欣欣然的听着,这会突然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气氛还真略显尴尬!
  这下家里就剩下我很张雯两个人了,刚才聊天过程中,基本上都是我跟他老公在聊关于LED行业内的东西,她本来也打算入行,所以也一知半解的欣欣然的听着,这会突然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气氛还真略显尴尬!
  张雯又给我添了点茶水,别说,刚才聊了半天,这口还真挺渴的。但是这刚倒上的茶又太烫,我就问:「张雯啊,你们家有没有什么凉点的水啊,还真有点口渴。」张雯说着又去给我倒了杯水,我一饮而尽,舒服。
  看完水我一抬头,发现张雯正在看这我,我立马就来一句:「怎么了,没就过帅哥啊!」
  张雯听到后,脸颊稍微一红,说道:「滚你个蛋的,还帅哥呢,有我老公帅没?」
  说实话,他老公还真属于那种帅气型的男生,我接到:「那肯定比不了,不然你怎么成了他老婆呢!」
  说完我们两都哈哈大笑起来,笑得都很爽朗。能有个朋友畅快的聊聊天,真是件愉快的事情。这事我发现她又在盯着我看,我之前就说过她这种眼神,说不出来的感觉,好像要看透点你的什么东西,但是又不让人感到不自在。
  然后就说:「几年没见面,你还真的变了不少。」语气相对比较中实。
  听到这话,我也不由的感叹:「岁月就是一把磨刀,不自觉就把你磨平了,社会更是个历练场,进来就得让你在里面搅和一通。」话很平实,又好像比较高深,但却是我在这几年外面历练出来的感受。当年出来的个毛头小伙子,现在俨然已经成了一个社会工薪族青年,人的形态体貌也都发生了变化。吃了很多别人不知道的苦,也在一个没人的角落哭过,总是觉得不太公平。呵呵,也许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经历,于其反抗,不如承受,何而不乐呢!
  她也想了下,笑着说:「你倒是会高深莫测。」「哪有高深莫测,句句大实话。」
  「实话啦,是实话,我这都已经当妈了,呵呵。」我笑了笑,没说话,继续在喝茶。她又说:「刚才你跟我老公聊天,作为一个刚想入行,又没入行的我来说,你还真是厉害。」「哪里厉害,我们做业务不像做工程,车间职员那样单一,需要知道什么就行了。我们要从上游的原材料,到我们自己的产品,到我们周边的产品,到下游的成品店,都要知道,而且还要基本精通。你一个做业务的,如果在专业方面都没办法跟别人沟通,那就更不要说在别的方面了,你说对吧!」「不太懂,不过听起来蛮有道理!你们做业务……」她还想继续问工作上面的事,我其实不太想谈工作上的事,所以我就打算了她的话:「嘿,你这样我可就要收咨询费了哦!」半开玩笑的说明了我的意图。
  「呵呵,不好意思,净聊工作上面的事了,好了,不聊工作。那……那你有女朋友了没?」她好像想转移话题,又不知道从哪里说起,就这么问了句。
  「有啊,还是原来在大学的那个女生,挺清秀的那个女孩子,好像你没还见过面,你还记得不?」
  「啊,那个女生啊!我记得,挺漂亮的。」
  「对啊,就是她,其实我正式认识她的那天晚上,我就见到了你,在学校外面的小店门口,记得么?」其实我在有意无意的勾起一些回忆。
  「天啊!不是吧!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她感到非常吃惊,从表情上面看得出来。
  这里要说下外面现在的位置,客厅一般都有个沙发,一般是中间一个长的,两边两个单个的,围起来的中间就是茶几。我坐在长沙发的中间,她本来在坐在旁边的那个单人沙发上的,当说完这句吃惊的话之后,她就坐到了跟我一样的长沙发上面,也就是我旁边。
  另外在说一下,我今天穿着非常随便,因为本来天气比较热,所以我穿的马裤,运动衫,凉鞋,而她的穿着,是吊带上衣,下面是短裤,所以这一转过来,腿跟腿就碰到一起了,这是个细节,我要说明下。当然,这个时候,两个人都没人察觉到这个细节。


  「话说女孩子都比较细心点,那我问你,你记得那边晚上我见你的日期么?
  这样,我先说一个时间,你想想后看是不是那天晚上,*年*月*日。」她不相信,我就问。
  「这个啊!那我要想想,当时……那天我是……对了,那天晚上我们公司搞了个活动,那个活动后来饮料不够了,我才下去买的,没记错的话,应该是某年某月某日,因为在那个公司就搞了这么一次活动,应该没错。」她兴奋的说。
  然后发现了跟我之前说的日子一样的,然后更加吃惊的惊叹到:「真的是同一天晚上么?天啊!你不是骗我的吧?」
  「一般男孩子谁会记得这些个东西啊,你也不想想,我骗你干什么!」「那你怎么会记得呢?」她继续不相信的问。
  「那是我正式认识我女朋友的一天,这个即使我不记得,我女朋友也会时不时的问我的啊!问多了我也就记得了!」我这才给她解释道。
  「女孩子确实喜欢问这些东西,呵呵。」她笑得很开心,估计她也经常问她老公类似这样的问题。
  「再况且那边我遇到的是两个漂亮的美女,那我就记得了。」「呵呵,原来真的是啊!太巧了!」这显然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其实啊!那个时候……」我刚想说那个时候如果一个变数,有可能她就成了我女朋友的话,因为毕竟那晚之后我们还已经见过很多面,暧昧的如情侣般度过了一段时间。但是话一开口,又觉得不合适。
  「那个时候怎么了啊?」她发现我没有说完,又用她那无法形容的眼神盯着我,我的滴个森啊!
  「想想也没什么不好说的,你都已经结婚了。好吧,我想说,那个时候如果有一点变数,你可能就成为我的女朋友了,那天晚上的碰面都是第一次呗!」我一口气说完了,话虽不长,但是感觉还是有点吃力下面就是双方的沉默了。她本来抬头看着我的,这会头低下去了,我本来也是抬头的,这会百无寂寥的嚼着茶叶。
  我以为她不会介意的,毕竟结婚了啊,结婚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但是好像她还是很介意的,至少这半天都没说话了,还一直低个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会的时间好像又慢下来了,气氛貌似有点紧张。我也感觉有点小压抑,就低头晃脑到处看,我这才意识到,原来她腿跟我的腿是挨着的,这立马我就心辕马意了。我细微观察了下她,好像还没有察觉到这上面来,好像还在想着什么事情,然后我又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我挨着她腿的那片肌肤了。
  有些东西没注意到还好说,一注意到了就不得了了。我故意往后面依靠,想动一下身子,以便让我的腿能稍微动一下。
  细微的动作,往往会爆发强烈的感觉,这个时候就是。我腿动了下,在她腿上面小幅度的摩擦了下,真的很爽!
  别说我色,给你你试试!
  突然这个时候她抬起了头,这可把我吓一跳,难道?某非?
  她抬起了头,又盯着我看了会,然后慢慢的说:「当时如果我没有走,还在那个公司,你觉得我们真的能走下去么?」态度很认真,我很纠结我想了半天,不知道该怎么说,要说可能吧,还真有可能,为什么不可能呢?就是缺少一个变数。
  所以我说:「可能,有可能的,我可不相信男女之前有什么真挚的友情。」我这半开玩笑的话,算了解了下场面了,说完她就笑了起来,然后也拿起了茶杯,想喝茶。但是一低头,发现了腿跟我的腿是挨着的,于是偷瞟了我一眼,感觉好像我并不知道,就继续接着她喝茶的动作。但是脚并没有移开,并且随之脸上出现了一些绯红。
  她小小的甩了甩头,好像要抛开什么思想,但好像并没成功,于是又转移话题:「你跟你女朋友都处这么长时间了,感情还好么?」这一问她就觉得不该问了,我跟我女朋友感情上面的事情关她什么事啊,但是既然问了,我就回答,我并没觉得什么:「感情挺好的,就是长时间不能在一起,有点寂寞,不过……」我刚想说不过现在一起了,就好了,她立马接到:「这种感觉我也知道,之前我跟我老公就是身处异地,向当不容易啊!」她话说到这个份上,我就没理由不开开玩笑了说:「这我知道,上次那么晚了,你给我打个闷骚的电话,我就知道。」
  这下她脸上马上变成了通红,半撒娇性质的说:「你还说,你那天晚上……你……」支支吾吾,说不完整。


  「你都结婚的人了,该通情达理点吧,你看你哪有结婚了,当了妈妈的人的样子,羞答答的。」我倒是理直气壮,你都结婚了,我开开玩笑,无伤大雅,而且其乐无穷。
  她这会好像赌气死地,下定觉得一样的问我:「好啊!那你说你那天晚上在干什么?还跟我打电话呢,你说你……」
  「你都以为我在干什么啊,那天晚上我确实没在办公室睡觉,我当时正在洗脚呢?你洗过脚吧,按脚的时候你能不叫么?」我必须要撒谎,这个没有办法。
  「那你为什么不说啊,洗脚也没什么啊,一个劲的在那边鬼叫,我还以为你在……」她再次支支吾吾。
  「以为什么,以为我在干那事?我亏你想得出来,一边给你打电话,一边干那事?」说这话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真的有点不要脸,但这时就需要不要脸,要脸就完了,没哪个女人喜欢男人在外面搞乱七八糟。
  「你自己不说,怪不得别人乱想。」赌气,赖皮,女人啊!
  「呵呵,倒是你啊,你当时在干什么?」我其实想了半天才问这个的,因为这个话题貌似有点敏感,慎重点好,所以我口气很轻松。
  意料之中,她突然哑言。这个时候她要怎么说呢,怎么说好像都不好。我估计她那天晚上应该也感到很刺激,这样的场面可不多见。我这个时候要怎么办,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想有点什么举动,貌似不太可能。
  场面再度僵化,我的妈呀!今天这都不该过来,这聊的什么天啊!下次还是让她老公一起聊还好些。
  这时候她突然站了起来,往她自己的房间里面走过去,我以为是去拿什么东西去了,就坐着等。但是2分钟过去了,没一点动静,这什么待客之道啊!我就喊了下:「张雯,你干什么啊?」我刚说完,她立马回答:「你进来!」让我进去?我没听错吧?我只当听错了,继续坐着没动。谁知她有说了句:
  「你进来。」
  这……内心的激动可想而知啊,焕发出来的信心和勇气像飞出的鸟儿兜着翅膀,这刻,我进去了。
  她坐在床上,我想说,什么话不能在外面说呢,非要在卧室里面说,但是此时我不能问。我想说,你要干什么?你想干什么?我更不能说。我能干什么,我只能在门口傻傻站着。她低着头,猛不丁的就哭了起来。我立马就素手无策,你说如果这个时候她老公,或者是公公婆婆随便哪个人回来了,看到了这个场面,怎么办?这不胡闹么?
  但我能干什么,我看现在最靠谱的事情就是去外面茶几上面把纸巾拿过来。
  一个女人在别的男人面前哭,这个时候该怎么办?就我现在的场面来说,绝对不是个好事。
  递过去纸巾,她接住了,然后拉着我的手,低头就靠在我的手上哭,越哭越心酸,越哭越伤神!
  我这可真有点心软了,一看漂亮姑娘在你面前那个伤心的哭,你还真一点不在意?我不敢走过去坐床上,于是就蹲在了她面前,一手放在她大腿上,一手放在她肩膀上,希望能安慰下。
  这时候我真的没有别的什么想法,也不能有什么想法。我放肩膀上的手轻轻的抚慰这她。接下来的一幕我又呆了,她一下子就扑过来,我由于是蹲着的,很矮,她这扑过来我立马站起来,但没站完全,就成了个半蹲姿势,扎马步一样,她双手环住我的脖子,一头栽到我肩膀上继续哭。我双手只好慢慢放下,轻轻抱住了她的背,然后轻轻的拍打着。
  将近十分钟断断续续的高潮迭起的哭泣,终于好像要结束了。她放开了手,用纸巾狠狠的擦了下鼻子,然后慢慢抬头,看着我不可思议,一头雾水的脸,又猛的一下往后面一趟,潇洒的躺在了床上,还拉这我的手,顺带把我也带到了床上,而且正好是压在了她身上。
  伴随这倒这下去瞬间,我「啊」的一身叫了起来,她连忙问轻声问:「怎么了?」我无奈的指了指我的腰,十分钟的马步,你当我少林寺出来的啊!这时候我们两人脸之间的距离很近,双方都能感受到对面的呼吸。
  这时我是一脸痛苦的表情,她看我这样子,扑哧一下,灿烂的笑了起来,看到她笑了,我这莫名其妙提起来的心算是放下了,舒了口气,结结实实的就压在了她身上。她看着我,问:「想知道我刚才为什么哭吗?」我笑着摇了摇头,她正要说话,我用手捂住了她的嘴,照说应该是用嘴堵住才行吧!哈哈,说:「别说,都这半天了,我大概也猜出来了你为什么哭了,不用说,我明白。」


  从自在的少女,突然一下怀孕,再突然一下子就结婚,并且生孩子,这对任何一个女人来说,都是非常重大的事情。况且结婚之后,就要离开自己的父母,面对的是他熟悉而自己却很陌生的爸妈,这太突然,突然得让人接受不了。而且坐月子皇后般的生活之后,就要面对千千万万家庭都会面临琐碎家务,对于一个刚刚毕业不久的青春少女来说,确实是难以承受。
  聊天勾起的「初恋」,无意谈起的孤独时的暧昧,无疑又使这本来难以平衡的心又再次跌宕起来。哭,彻底的发泄,也许是最好的方法。
  她有微微笑了起来,然后闭上眼,柔情的说:「吻我!」我没有迟疑,慢慢的低下了头,轻轻的吻上去。感觉美极了。大学那会跟她「谈恋爱」的时候,顶多也就牵牵手,抱都没抱过,这还是第一次吻她。
  慢慢的,轻吻变成了激烈的舌吻,两人的身体也不由的在扭动,我的手也不自觉的在她身上上下抚摸。当手划过挺拔的双峰的时候,她明显颤抖了一下,我刚有意思疑惑,马上有释然。
  她跟她老公谈恋爱的时候没见什么面,面见就中标了,然后就是三个月的肚子,房事估计可能是真的没多少,孩子这才刚出生不久,坐月子又是那么久的时间,加起来,恐怕还真的一直没什么性生活。
  能感觉到她身体有一股热流在激烈的涌动,需要找一个迸发口,而目前的最好的迸发口,就是我,就是正压在她身上的男性的身体。当我的手移到了她两腿之间的时候,居然隔着小短裤就能感觉到浓浓的湿热,加上她殷红的嘴里喷出的热气,我就是再不正常的男人也应该有正常的举动了。
  没有了丝毫的柔情,因为此刻没人需要柔情。我几乎是暴烈般的撕开了她身上蕾丝边的吊带,把里面黑色的胸罩一把撤去。当鲜红的樱桃暴露在空气中的时候,我的嘴已经速度的咬上去。真的是咬啊,如果当时我能看到我自己的眼球的话,我估计多少会有些血丝。
  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人已经是裸体相对,我下面怒挺的男根像许多天没看到水的巨蛇一样,钻入了她泥湿的阴穴。她的表情时而痛苦,时而骄横,时而柔情,时而愤慨,纤长的指甲已经扎入我的后背,丝丝血迹从我后背渗出来。我一把抱起她,让她跪在床上,按住了雪臀,一气插了进去,翻江倒海,两个肿胀的乳房也在下面疯狂的摆动。
  房内已是一边春景,吟声震天。
  也不知道我是受了什么刺激,也不知道她是哪来的这般毒淫,如溪水般的淫洞里面已经流出了不知多少溪水,却依然似不满足的去迎合。嘴里还大声的喊:
  「爱我吧,爱死我吧,我需要你无尽的爱。」
  我一怒抱起她,贴在了墙上。她双腿缠住了我的腰,两乳在我脸上,嘴上摆来摆去,我的鸡巴在下面奋力的进出。
  生过孩子的女人下面会比较大,我的听说的,但是今天,我并没感觉到什么很大,反而她的穴好像有无限的吸力,好像就是不放走那怒操她的鸡巴。
  「宝贝,用力……来……啊……要死了……啊……」淫声连绵不绝于耳,听了叫人霸气冲天。
  「还要吗……妖精啊……要吗……」我一下下的猛力插入,每一下都深深入底。每一次她的淫穴就收紧一下,她已经不知道高潮多少次了,淫水从我大腿上都已经流到了地上。
  「要……亲爱的……用力……使劲……啊啊……」我继续快速的猛烈的抽插着,下下让她爽到底。
  「啊……亲……啊……要……要……尿……尿……了……」迷离般的声音在呼喊我立马吧她转过来,她用双手绕道后面去转住我的后颈,双腿环到后面勾住我的腰,我知道,她要喷潮了。
  来到衣柜的镜子前面,我依然奋力抽插,并且命令她睁开眼睛,看这镜子里面两个人淫乱的画面,她在看到了画面之后,似乎更是受到了刺激,小穴猛的一紧,然后猛的喷出了大量的淫水,淫水打在镜子上面又弹回了她自己身上。
  喷潮持续了有10几秒钟,小穴一步步的锁紧,我再也忍不住了,马眼顶这子宫口就射了进去。她瞪这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幕,汗水加淫水交织的身体,下面不断滴下的白色精液,再加上自己粉红的脸颊,蓬乱的头发,她自己都受不了的瘫软了下来。
  长时间的激情过后,往往伴随着强烈的疲惫感。两个人都喘着大气,相拥着这趟在脏乱不堪的床上,互相爱抚,相互轻吻!


上一撸:借朋友老婆的穴,爽一下



下一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