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不能看解决方案】手机端浏览器(推荐使用手机自带浏览器或搜狗浏览器,移动网络会有部分拦截)
公告:撸大片备用地址请广大撸友及时更新收藏,爱收藏不迷路,撸大片永久地址(ldp11.com),地址栏输入备用地址即可访问!!!

美女犬接龙


  美女犬接龙二零零八之
  美畜生活 Fantasy
  外传—上原家的一天
  接文者:艾幼文
  ★★★★★★★★★★★★★★★★★★★★★★★★★★★★★★★★★★★重要声明:美女犬候群系列乃一个开放的频道,犹如接龙写作一样,欢迎任何朋友参与,字数和形式等一概随意。当然,最好多过三千字就是了。
  由于是短篇,如有兴趣尝试写文章,或是习惯烂尾的朋友尤其欢迎。
  文章可贴于风月和紫荆,帅呆会代为收集转贴,但有一点要事先声明,所有贴出的文章等如自动授权帅呆转贴,以免让他为难。
  ★★★★★★★★★★★★★★★★★★★★★★★★★★★★★★★★★★★艾幼文声明:
  一样,此文无条件授权帅呆,转贴、修改、改写。
  之前写的东西好像回应不多,我想我搞错了原本的用意,把家庭调教写到一对一调教的死胡同去,结果导致卡文章的后果。所以,我重新检视,抽离原本的剧情导向的写法。改成光怪陆离的现象写法。
  这一篇虽然接续帅呆的《二零零八年度美女犬接龙-美畜生活 Fantasy》,但是时间调后在三年后。而且跟我之前写的并无相关性,可以说是两个平行世界。
  而且,把由香定义为「痴女」,然后就天马行空的乱写下去。很奇怪,在帅呆的加持下,没有灵感的乱写也可以搞到一万字差点收不回来。真是跌破我的眼镜。
  想要接龙的人可以随便从任何点接下去,反而平行世界已经形成了。
  ★★★★★★★★★★★★★★★★★★★★★★★★★★★★★★★★★★★前言:此文建基于普普之人大姊的『家畜生活』,没看过前文的自己想法子找,不要来问我。环境设定于一百年后,世界经历了一场大规模战争,战后的社会道德标准被摧残殆尽,人类更分为不同的阶级,由上流社会至平民百姓,甚至是奴隶及家畜,都有其固定的法律认可。
  在从前的所谓人伦道德已不复见,人类在醉生梦死之中竭力追求享乐,造就社会出现种种光怪陆离的现象。
  ★★★★★★★★★★★★★★★★★★★★★★★★★★★★★★★★★★美女犬接龙二零零八之美畜生活 Fantasy
  外传—上原家的一天
  首发:风月大陆2008-03-01
  作者:艾幼文
  「铃——」一阵闹钟铃响,上原藤迷迷糊糊地从床上爬起,睡眼惺忪地穿着裤子。
  「头有点痛,昨天好像玩的太过火了……」他揉着两旁太阳穴自言自语。
  昨天晚上为了庆祝自己升上部长,弟弟太佑买了香槟来祝兴。结果就搞起了4P大战。记得当时自己躺着让由香从上面帮自己服务,弟弟太佑则从由香后面搞起后门,而大儿子(上原彦)则把肉棒送入她小嘴。
  自己也不晓得在由香的阴道中射精了多少回,只记得自己在客厅中醉倒,但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房间的。
  上原藤准备要刷牙洗脸,走到浴厕间门口,一开门才发现由香与彦正打得火热。由香趴在冲水马桶上屁股朝上,彦则在她背后两手抓着她的腰,不断的抽送着。
  「啊……啊……主……主人……早安……」由香抬起头断断续续的说着。
  「爸……早安……」彦对着他父亲点点头,还是一直不停地抽插着。
  「没事,你们忙你们的。」藤点头示意之后,自顾自地拿起牙刷刷着牙。
  「爸,别担心,我快要结束了。」彦加快了频率,「啪啪啪……」两人的肉体拍击的声音也随之加大。
  「啊……喔……喔……」由香不由得扭动着腰,承受着彦的刺入。「好……好深……快……快要……」「好紧……我…我也……」彦也不由得脸色一变。
  「啊——」由香全身颤抖着,原本左右上下扭动的腰往后一挺,就僵直了。
  叫声也随着僵直而噎住。
  「喔——」彦吼了一声,把肉棒往前一顶,射进了年轻人早晨的第一股精华。
  「呼……呼……」彦喘着气,「好爽……由香真棒……」「彦主人,谢谢主人的夸奖。不过,请叫母狗妞妞。」由香虽然在高潮的余韵中,却仍然还是不忘身为畜牲的礼节,这归功于崔史的精良训练。
  「喔……我老是忘记,你现在是家畜妞妞。」
  由香扭动着身体,自己翻身面向彦。而刚刚被插得发红的小穴因为她身体的移动而沿着大腿流出了白色的液体,滴在地上形成一片水渍。


  「彦主人,母狗请求帮您清理。」由香红着脸,趴在地上向彦行礼。
  「好吧!不过要快点。」彦点了点头。「我等一下要赶到机场,下次见面可就是一个月以后了。」「嗯……嗯…」由香用舌头把彦的分身上的淫液与精液舔得一乾二净。
  「那……母狗会非常想念彦主人的。」
  「这也没办法呀,」彦抓了抓头。「澳洲分公司那边少了我可不行。」「好了,爸,我先去赶飞机了,早餐我就不吃了,您保重。」「好!儿子你也保重。」藤把擦脸的毛巾拿下来,向他的大儿子彦点了点头。
  由于上原彦在公司倍受器重,常被要求出差,公司甚至希望他去澳洲做干事,最近分得了很丰厚的奖金。虽然由香非常的不舍,但是哥哥的事业总是要支持的,只得眼睁睁地看着哥哥离开家里。
  而由于彦一个月才回家一次,回家的时间非常的短暂,总是想利用离开前与由香做最后的一炮。所以藤也让出第一顺位,给他回家时优先享受由香。
  彦离开了之后,浴厕间里面就剩藤与由香了。
  「主人,您……」由香看着藤的跨下。
  「还不是你们刚刚搞得这么火热的关系。」
  因为刚才的淫戏,让藤的肉棒坚硬的勃起。
  「主人,对不起,这样子很难受吧?让母狗服待您吧!」「你这样不会累吗?」「母狗不累,母狗喜欢服待主人。」
  「谢谢你的好意,我想先小便一下。」藤看着洁白到发亮的马桶。「不过,好像会弄脏马桶,真不好意思,你昨天还把它舔得这么的干净。」「主人,这样好了,直接尿在母狗的嘴里好了。」「也对,这样就不会弄脏马桶了。」由香跪着爬近了藤,把小嘴接着他的肉棒。由于口腔的刺激,让这物体变得更为坚硬巨大,不时地在她口腔里面随着心跳而震动着。
  「我要尿了。」
  「嗯……」
  「咕噜咕噜……」由香训练有素地快速喝下去。尿味夹杂着昨夜香槟酒味直冲她的脑门。
  等到由香吸干藤残留于尿道的最后一滴尿时,才不舍地离开父亲的肉棒。
  一般人在尿完之后,阴茎就会软下来。但由于由香的吸吮,加上藤的身体比一般中年人更健康。所以由香的眼前仍然是坚挺的样子。
  虽然由香已经看习惯,但父亲巨大的肉棒在她眼前抖动的样子仍然让她觉得害羞得脸红。
  「主……主人……」她看呆了,父亲大人的肉棒一直都是这么的美味。
  「由……不,妞妞,不好意思,因为你的身体太美了。」对于上原藤,虽然也看习惯于女儿,或者说现在已经成为他的母狗妞妞的裸体。但是在一大早看到女儿与儿子翻云覆雨的情景,仍然让他兴奋不已。
  虽然他极力的掩饰,装成若无其事地刷牙洗脸,但是下面的肉棒却是无可遁形地表现出来。
  「主人……请让母狗替您服务吧?」
  「那就拜托了。」上原藤很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这一阵子真是辛苦你了。」「母狗永远不辛苦,辛苦的是主人。」「请等一下,待母狗先行灌洗小穴。」「不……不用这么麻烦了,我不介意沾上儿子的精液。」「那么主人请用。」由香脸红地自动把臀部抬起到父亲容易插入的高度。
  小穴里面充满着彦的精液,腰一抬起就不断地渗出。白色的精液陪衬着充血的小穴,反而让它显得特别的粉红娇嫩。
  上原藤慢慢的插入了女儿的小穴,温暖又滑腻的感觉包住了他的肉棒「真……真舒服。」他不禁赞叹。「你的小穴总是这么的舒服。」「主……主人的肉棒也是很……舒服……母狗……太幸福了!」由香一边承受着父亲的抽插,断断续续地说着。
  由香从小就非常迷恋父亲的肉棒,每每幻想着自己能够尝到它的味道。而成为家庭畜牲之后,每天都能享受到父亲的爱,对她来讲是真正的幸福。
  想到这里,由香就不由得全身颤抖着,小穴也不由得收缩着。
  「好紧好紧……真棒……」上原藤感受到小穴的收缩。它紧紧地吸着肉棒,让他快要缴械了。
  可是,就这样结束吗?他总是想让女儿得到更舒服的快感。(不行,我要忍住。)「喔……」上原藤大吼一声,肉棒反而更为坚硬,硬生生的刮过由香的阴道里面最敏感的部份。
  「啊……不……」由香一时忍不住,小穴已经开始一缩一放一缩一放地抽动着,里面的淫液一股股的冒了出来,热热的淋到肉棒上。


  上原藤见到她已经高潮了,却更是猛力地刺到深处。
  「啊……啊……主……主人……」由香已经语无伦次了。「啊……啊……喔……」「由香……我要……去了……」上原藤已经受不了女儿小穴的吸吮,精液一股股地注射进去。
  当他拔出疲软的肉棒时,由香仍然一阵又一阵地抽搐着。
  「母……母狗不行了……」她全身无力地瘫着,想要起身帮父亲清洁肉棒,却只能在地板上蠕动着。
  「果然还是太累了。」上原藤看着他心爱的女犬。
  好在浴室里面有莲蓬头,上原藤开了热水帮她的女儿冲洗干净。特别还用灌洗液帮她把小穴里面的精液冲一冲。才抱起她用毛巾擦干净,并且放在她专属的竹篮内。
  ***    ***    ***    ***而当由香从昏迷中醒过来时,一家人已经在吃早餐了。
  「吃早餐了!」由香听到叫唤声,从竹篮内爬起,连忙走到她专属的食盆前。
  食盆中并不是平常的狗饼干,而是一块香喷喷的牛排。
  「准人主人早安。」由香一抬头,看见他穿着小学校服从楼梯上下来。
  「妞妞早安。」全家里面只有他叫妞妞这个名字最为顺口,也许是因为小孩的适应力是最强的。而不管是父亲上原藤、哥哥彦、爷爷二郎都不习惯于这样的名字,总是会口误叫她由香。
  「爸……我早餐也要吃牛排。」
  「不可以,那是要给由……妞妞吃的。」父亲极力的反对。「人不能吃畜牲吃的东西。」「那我也要当畜牲。」小男孩嘴嘟了起来,坐在高椅上两脚不断的摆动着。
  「你说这什么话!」父亲生气地骂道。「你要当畜牲,我马上就把你宰来做成牛排!」「为什么妞妞可以当畜牲呢?」
  「啪!」上原藤打了小儿子一个耳光。「以后不准你说要当畜牲!」「呜……」小男孩摀着脸,哭了起来。
  爷爷上原二郎见状,马上就打了圆场。「准人乖,当畜牲是很辛苦的,你愿意吃尿吃大便吗?你愿意舔马桶吗?」小男孩摇了摇头。
  「那你还要当畜牲吗?」
  「不要……」
  「那就把三明治吃掉,然后上学去。」
  ***    ***    ***    ***「坐好!」上原藤转头向小儿子说。「把安全带绑好!」「是!」小男孩完全忘了早餐时哭得稀哩哗啦的,现在他可是恢复了笑容,转手把安全带给扣上。
  「bye bye!」小男孩对祖父跟由香摇了摇手。
  而由香与祖父在门口目送他们离去。上原藤总是把小儿子送到小学之后,才开车去上班,这已经是他们每日例行事件。但由香总还是舍不得父亲离开自己八个小时。
  「好了,别在看了,进来吧!」祖父二郎的叫唤声,才让由香依依不舍地进了屋。
  ***    ***    ***    ***「没有女主人的家,事情总是要亲自动手。」祖父一边收拾着碗盘一边唠叨。「而你又因为怕抽查不能站着做事。」「主人,母狗知错了。」
  「我能怎么办呢?你毕竟是我的孙女,我也舍不得打骂。」老人快速地把碗盘置放于洗碗机内,切下开关就走到洗衣机前。
  祖父二郎是最不能接受由香转换成畜牲的人,直到现在还不愿意让她解决性欲的问题。每每都是一个人躲在房间里面,看着祖母的相片喃喃自语。当然由香也对祖父不能接受她而难过。
  他把衣服从洗衣机内拿出来,就堆在衣篮中。由于这是洗脱烘一次完成的高科技洗衣机,只差无法折衣服。而女犬由香就用嘴叨着衣服,把它折得四四方方,一件一件地迭起来。
  「就算你用嘴折衣服的本领很好,总归还是比手折慢吧!」老人看不下去,便动手帮忙。
  「今天我要去参加常青将棋会,你要跟着去吗?」由于老人的帮忙,折衣服的速度增快许多,很快就完成了。
  「母狗任凭老主人吩咐。」
  「也罢,上次留你一个人在家,还差点被闯入的小偷给强奸了。还是带着你比较安全。」老人开启了打扫机器人,便拉着由香出门了。
  ***    ***    ***    ***常青将棋会刚好就在上原家附近的活动中心,才出去一个转角就到了。
  常青会的大门口,却门可箩雀,一点人声都没有。
  「怎么了?难道是我记错了聚会时间?」老人自言自语。


  打开了大门之后,大厅中空无一人,果然是真的记错了时间。
  正准备打道回府的时候,却听到了细微的声音,二郎顿时警觉,难道是有小偷吗?
  二郎示意由香退后,轻手轻脚的抄起一根棒球棍,然后再蹑手蹑脚地走近声音的来源,这来源是将棋会办公室。
  二郎探头往门内一看,却发现了令他惊讶不可置信的事。
  他的老棋友──崔史──竟然与一个小女孩在性交。
  只见小女孩脱得光条条的仰躺在办公桌上,两脚朝得半天高。而崔史则脱了长裤露出瘦干的下半身。而不断地做抽插的动作。
  二郎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全身就像是化成石雕像一动也不动,下巴就像是脱臼一样张着口合不起来。
  崔史那充满着皱纹的脸此时却充满着活力,两眼闪耀着光芒。彷佛不像以前那个手脚得了帕金森氏症不停地颤抖,需要拿着手杖才能行走的老头。
  而躺在桌上的小女孩,仔细一看,不就是崔史的孙女吗?
  记得上次看到她,穿着粉红色的小洋装,一副古灵精怪的样子。可是没想到现在却一边张嘴喘气呻吟着,一边兴奋的扭着腰,两眼迷蒙不知道在看何方的样子。
  「啊……爷爷……好……好大……好深呀……」小女孩一边断断续续地说者。
  崔史用他皱纹的手指,抚弄着小女孩胸前的小粉乳,就像是拨弄竖琴一样让她发出了悦耳的鸣声。
  不知道这个老头那来的力气,竟然一把小女孩给抱起,让她的双手搭在自己的肩上。「啊……」她因为地心引力而让小穴被插的更身,而身无着力点让她双脚更是紧紧的扣在老人的腰上。
  「啊……啊……」老头子张开了他的嘴,朝上怒吼着。还一边上上下下的动着,虽然膝盖已经有退化现象,但仍然奋力地提供向上顶的力道,让小女孩的肉体在怀里上下的跳动着。
  「嗯啊……」小女孩头往后仰,用近乎哽住的声音叫着,手指紧抓着老头的肩膀深深的印了进去。小腹的肌肉僵硬得让人可以看出轮廓来。
  「喔……」老头也同时,奋力的往上一顶,就僵持着固定的姿势不动。这时原本瘦弱的双脚却出现着优美的四头肌,小腿的两条腓肠肌因为收缩而垄起。
  「嗯……嗯……喔……」此时,小女孩两手屈曲,紧抓住老人的双肩,原本后仰的姿势变成了紧贴在老人的胸膛上。小嘴微张,却在老人的肩上咬了下去。
  「喔……」老人吃痛,此时精关守不住,一股一股地灌进了小女孩的深处。
  而她也不保留地收缩着小穴,一股一股的吸了进去。
  「匡当!」手中的球棒掉落地上,而在欢好的祖孙这时才发现二郎的存在。
  「啊……」小女孩看到二郎两眼圆睁地盯着她,想到刚才的淫荡模样都被别人看到了,顿时羞红了脸,连忙从祖父的身上跳下,躲在他的身后。
  只见二郎那扭曲的脸,想要忍住那心中的怒气。三个人就这样呆呆地互望了几秒。
  「你这个畜牲!」二郎终于忍不住,爆出话来了。「怎么连自己的孙女都不放过!」崔史却一点也没有反省之心,反而回讥:「你说我是畜牲?你自己的孙女还不是个畜牲!」这句话触犯了二郎心中的禁忌,一股莫明的怒气涌上胸口,他随即挥了一拳,「碰!」一声直打向崔史的左眼。
  崔史应声倒地。
  小孙女与由香两人惊呼。「不要……」
  「你他妈的禽兽不如,自己是个死萝莉控也就算了,扯到我的孙女干什么!」「你还不是一个女高中生控,老不修一个。看到自己孙女穿水手制服,那话儿就硬得跟铁条一样,躲在房里自慰个老半天。」崔史捂着自己的左眼,却仍然不停地反讥笑。
  「你……」二郎气得说不出话来。
  「我有说错吗?明明自己的孙女都自动送上门来,你还假清高,自以为是圣人,还不是一个表里不一的伪君子。」崔史指着二郎,「我是个敢作敢当的真小人,总比你这个伪君子强得多了。」「你……」二郎被气得向前一步,两拳紧握得泛白,气呼呼地发着抖。
  「不要打我爷爷……」小孙女走向前挡住二郎,两眼怒目看着他。她衣不蔽体,上身只披着一件小外套。小小的身体呈大字型般打开,光滑的两腿间那小细缝在用力说话时,还不时滴出祖父的精华出来。
  「一切都是我不好,不关爷爷的事。」
  「你爷爷对你做出这样的事,还要替他维护吗?」二郎放下拳头,看在小女孩的面子上气已经消了一半。


  「因为……因为……」小女孩说到一半,突然哭了出来。「因为爷爷时间不多了……呜呜呜……」「好啦,别哭别哭。」崔史摸着小女孩的头,让她靠在自己的肩上,还不时拍着她的背。
  「她说你时间不多了?」二郎惊讶地说。「难道是……」「爷爷,我不要你死,我不要你死,我不管……」小女孩一边哭着,一边紧抱着崔史。
  崔史用他皱皱的嘴唇,亲了亲小孙女的额头。「没办法呀,爷爷很抱歉。可是,还有三个月呀,我还可以带你到处玩。」「人家,人家只要爷爷活下来……」
  「三个月?」二郎后退了一步。「你的肺癌又复发了?」崔史点了点头,张开了他瘀青的左眼。「我的时间不多,所以我想用最后的人生来让我的孙女能快乐。你说呢?这样有错吗?」二郎看着自己多年的好友,从小就是他竞争对象的崔史,在学校争着考第一名,在感情上也争着追同一个女生,甚至在将棋上一直都是争得你死我活。没想到一直都赢自己的朋友,在这时却即将退出。
  「当人知道自己的死期时,什么道德伦理、什么法律都成为狗屁,唯一能做的,就是带给家人幸福。」崔史一边用他颤抖的手,捡起自己的手杖,一拐一拐地走着。
  「我不跟你吵,希望你能看在我们这么多年的情谊,放过我吧,不要再拿些什么法律来压我,让我好好的过完这三个月。」崔史说完,就与着装好的小孙女手牵手,离开了。
  而二郎仍然愣着,口里喃喃地说。「难道我错了吗?」***    ***    ***    ***二郎回到家,就一言不发地进了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思考着。
  而由香则在旁边用嘴巴叻着绵花棒,帮祖父的拳头破皮的部位擦着药。
  「由香,我问你,你这样是快乐的吗?当个畜牲?」「老主人,母狗真的很快乐。」「被家里的人轮流地强奸?这样叫快乐?」
  「那不是强奸,母狗是自愿的。」
  「那我一直不肯碰你,你有什么感觉?」
  「母狗不敢,只是觉得有点难过。」
  由香不小心碰到了爷爷的跨下,发现那东西已经硬起来。「啊……」「对不起,因为由香太漂亮了。而且又这样不穿衣服到处走。」「能不能,请求让由香待奉主人。」「也罢,我的时间应该也不多了,我的小兄弟……」二郎指着自己的跨下,「也没几年能站起来。你高兴的话,就随便你怎么弄。」「谢谢主人的成全。」由香脸红,心跳蹦得乱。
  因为这是三年来,爷爷首次答应让由香能解决爷爷的性欲问题。这也表示,爷爷二郎接受了由香转换成为畜牲的事实,原谅她任性的作为。
  兴奋的她,已经忘了要用嘴了,颤抖地用她的小手拉下了爷爷的拉链,并且把他的裤子给褪下。
  与苍老的老人不成比例的肉棒,直挺挺地弹出。饱满结实的暗红色龟头,直指着由香的眉心。
  她张开了粉红色的小嘴,把它含了进去。由香深深地让它抵在喉咙上,让老人的心跳由龟头处传入咽喉。
  舌头绕着肉棒,轻触的感觉让老人不由得像个婴儿般啼哭了起来。
  「哇……」
  「由……由香……」老人把她的头发往后拨,怜惜地看着她。
  由香微微的一笑,便吸吮了一下。老人的肉棒瞬间又胀大了许多,直直的顶在她的口腔中。
  肉棒既已被口水给湿润,小口离开,与肉棒之间拉起一条细丝。由香起身自动自发地用两手张开了自己的小穴,对准老人的凶器。
  刺入!
  「啊……」由香娇鸣一声,「噗」地一声让它深深的进入。
  老人喘着气,眼看着由香上下地跳着,两颗圆滚滚的乳房,随着上下左右的摆动。
  「主人……主人好硬…好粗……」由香因为摆动的冲力,断断续续的话了。
  「由香,你也很紧……喔……」老人正夸她到一半,突然感觉到她的小穴正紧紧的收缩着。一股快感像棒子般敲击到老人的大脑,以致不由得像个小男生般地呻吟着。
  一次又一次的刺入,让由香不断的扭着她的腰。女性在上位让由香的体力耗损,汗从她皮肤中凝成水珠,随着身体的扭动而往下流。
  老人发现她的体力已经不支,愈动愈慢时,两脚往后一弯,跪起来,就抱起由香,并把她放在床上。此时变成了传教士体位。
  身经百战的二郎并不是活假的,八十高龄的他仍然有着高度的技巧。他知道女性最敏感的地方,也知道如何用他的阴茎做最大的运用。


  他调整角度,直直的搅入由香的花心。
  「啊……」由香感觉到一股触电感,从小穴传遍她的全身,以致于她不断的扭着腰,两手迷迷糊糊地抓着床单。
  倒剑式,阴茎直直向下倒刺,直取花心。
  荡剑式,阴茎左右摆荡,任何角落无不受击。
  撩剑式,住上一顶,「啊……」由香不住地娇吟。
  旋剑式,肉棒直顶深处,接着像游戏杆一样地旋转,把敏感的由香刺激地哇哇大叫。
  离剑式,「啵」一声,拔起肉棒,让音压震动传入子宫。
  重剑式,对准小穴再用力一刺,「啪」一声,狠狠地刺入毫不保留。
  浪剑式,加快抽插如海浪一波又一波的袭来,让高潮直升至最高点。
  破剑式,一股精液直射而出,深深灌入。精关已破,无可保留。
  留剑式,阴茎留在不断抽搐小穴中,慢慢消退。
  九式使毕,老人筋疲力竭地趴在由香身上。而由香还不断持续地收缩着她的小穴,迷迷糊糊地喘着气。(风清扬?)二郎感觉自己像重生了一样,恢复了小男孩的神采,把头埋入由香的双乳中。以前所谓的坚持与固执都消失,他才感觉到原来这几年真的是白活了,连事物的真缔都不了解。
  「等一下,去跟崔史道个歉吧……」老人下了个决定。
  ***    ***    ***    ***上原准人放学后,搭着校车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找妞妞玩。
  「妞妞……妞妞……」还没来得及开门,就兴奋地大叫着。
  大门打开,门后却空无一人,不与往常一样待在门口欢迎他。
  「怎么了?妞妞不在吗?」小男孩歪着头,想了想。
  「妞妞……妞妞……」小男孩又叫唤了几声。
  「嘘……」祖父开了房门,走了出来。「别吵,她睡着了。在我房里呢!」小男孩看着祖父指的方向,由香微红的脸蛋,身子蜷曲在房间的地毯上,祖父怕她冷,还盖了个毛毯。微微打呼的样子,甚为可爱。
  「准人,好好的保护妞妞,爷爷要出门去了。」「好……」准人天真的回答着。便趴在旁边,盯着妞妞看着。
  过了一会儿,由香才恢复体力醒了过来,伸了个懒腰,才发现准人在身边睡着了。
  「小主人,这样会感冒的。」由香推了推小男孩。
  准人睁开了睡眼,「喔……」便摇摇晃晃地起身。
  这时,屋外一群小孩叫唤准人的声音响起。「来打棒球,快出来!」「准人快点出来!」「喔!」准人听到,精神都打起来了,连忙拿了他的手套,三步两步跑下来。
  到了门口,准人才想到,「要留妞妞一个人在家吗?」转念一想。
  「妞妞,我们出去玩好不好!」准人向由香询问。
  「好呀!」由香回答,「不过得把我的项圈接上链子才能出门。」小男孩很兴奋,把链子接上,拉着由香出了大门。
  ***    ***    ***    ***「这个姊姊怎么没穿衣服呀?」「姊姊不会冷吗?」「姊姊怎么不用走的,要用爬的?」「姊姊的乳房怎么这么大?」一群小男孩七嘴八舌的问着问题。
  「那不是姊姊,那是我家的女犬妞妞,因为她是畜牲,所以不用穿衣服。」准人得意地说。
  「真棒!」一个戴着棒球帽的小男孩说。「我可以摸摸看吗?」「可以,但要轻一点喔。」「我妈妈的乳房也没她大哩!」
  「软软的很舒服。」
  小男孩们围绕着由香,叽叽喳喳地笑闹着,还不时摸一下她的乳房,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临近河边的公园。
  对于小男孩而言,棒球的吸引力比起美女犬来得大。小男孩们打起棒球,就把由香给冷落了。
  而由香也乐得轻松,趴在地上看着小男孩们打着球。
  打着打着,由香渐渐疲累,两眼觉得沉重,慢慢的睡着。
  「啊……」小男孩们一阵大叫,由香顿时醒来。
  原来有个小男孩跌入河中,右手的手套拿着棒球,在水中载浮载沈。
  「救……」「咕噜咕噜……」
  准人一看到,马上冲上前去,往河里一跳。
  「不要啊!准人!」由香惊呼。
  这时他才发觉到,自己还不会游泳。
  在水中载浮载沈的小男生现在增加为两个。「救……救命……」「准人别慌!」由香快速地用四肢沿着河岸奔跑。
  由于水流湍急,跑了好一阵子,才超前到两个小男孩的前方。


  接着,转身猛然一跳……
  ***    ***    ***    ***「你这样有没有想到会死掉!」藤生气地吼叫着。
  「呜呜呜……」小男生全身湿透沾满着污泥,样子十分的狼狈。他一边哭着一边伸出双手。
  「啪!」藤拿着竹子,用力的往手心打下去。
  「啪!啪!啪!」「要不是由香在场。」「啪!」「我看你这条小命就没了。」「啪!啪!啪!」藤气呼呼地打了一阵,小男孩的手心上一条条的红痕。
  「好了好了。」祖父不忍心,便拉着儿子的手不让他再打下去。「准人去把身体洗干净,顺便帮由香洗一洗!」「好好的反省,今天不准看电视,不准上网!」小男孩一边抽咽着,一边拉着也是沾满污泥的由香进了浴室。
  ***    ***    ***    ***准人一边帮由香冲洗着,一边哭着,让由香看了不忍。
  「好了,别哭了。」由香抱着准人,「你今天很勇敢喔!」「呜呜呜……」「我已经可以了,现在让我来帮你洗好了。」
  由香拿着莲蓬头细心的帮准人的全身上下都冲洗干净。「好了,不要哭了,要像大人一样。」「准人已经长大了,不要像小孩子一样哭喔!」这时,小男孩才停止了哭泣,用红红的眼睛看着由香。「妞妞,我真的长大了?」「是呀!看到朋友有难,奋不顾身地去救他,这是很勇敢的大人表现喔!」由香仔细地洗着准人的身体,却发现小小的肉棒已经直立起来了。
  「而且……这里也长成大人了。」由香脸红地看着它。
  「想不想知道大人的感觉呀?」
  小男孩点点头。
  由香抓着小男孩的肉棒,慢慢的把包皮拨开。不知何时,小男孩的龟头已经长成了,包皮已经可以完全的褪后。
  红红的龟头,上面还有着小小的白垢。
  这也难怪,因为藤并没有注意教小男孩清洁龟头,而且以前包皮是无法往后翻的。而小男孩也是第一次,才发现自己的龟头可以全部露出来。
  「这个地方,要好好的清洗,以后要记住。」由香伸出舌头仔细地把白垢舔掉,当龟头接触时,小男孩有一种舒服的感觉。
  「啊……」小男孩舒服的呻吟了出来。
  才吸了几下,小男孩身体微微一抖,一股液体就冲住由香的口腔。
  「这……怎么……」小男孩第一次射精,从来没感受到这等快感。「好舒服。」「咕噜……」由香一口气吞了下去。「这是成为大人的证明喔!」「真的吗?」小男孩不可置信。
  「所以不要再哭了,要成为大人。」
  「嗯……」小男孩点点头,毕竟这快感来得太快了,他还来不及准备就如火花一样一闪而去。
  「那,能不能,跟爸爸一样,做……」
  「当然可以啰!」
  由香轻轻地吻着准人的小弟弟,不一会儿,又直挺挺地立了起来。
  「这次让主人自己来好了。」由香往后躺下,两脚打开,把自己的小穴张开,让准人抓着自己的肉棒对准它。
  「就这样刺入,好……啊……」由香说到一半,就感觉到准人的肉棒滑入了她的小穴。顿时她感觉到肉棒的跳动。
  准人趴在由香的身上,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你可以前后动一动,很舒服的。」
  准人动了一下,发觉小穴与肉棒之间的磨擦,滋味真是美妙极了。
  「啊……妞妞……好舒……好舒服……」一次又一次,准人扭动愈来愈快了。
  由香也随着收缩小穴,让准人的肉棒包覆得更为紧密。「主人,主人……主人的肉棒愈来愈硬了。」也许是上原家的遗传,或许是之前已经射精过一次比较不敏感,准人第一次的性交,竟然维持了好久,丝毫不像一般的处男般早泄。
  由香感受到准人的肉棒,愈来愈胀大,快要接近他的父亲与哥哥了。
  愈是坚硬,她的内壁所受到的刺激就愈大。由香也受不了,小穴开始收缩了起来。
  「啊……」小男孩感受到一阵紧绞,不由得呻吟出来。
  最后,小男孩「喔」地一声,不由自主的往内刺入。肉棒一抖一抖地又射进了精液。
  ***    ***    ***    ***「铃……」电话响起。
  上原藤接了电话。「摸西摸西……」
  「我是太佑啦!哥哥,好消息。快看电视!」
  藤打开了电视,刚好新闻画面落在众议院议员帅戴乐身上。


  ***    ***    ***    ***「基于改善本国出生率偏低的问题,经过众议院与参议院的决议,关于乱伦条款的限制已经决定废除,此后乱伦不再是犯罪行为,也不会有判畜牲之刑。婚姻法也不再有任何一等亲的限制。通奸罪也改为告诉乃论。通过的法律,将于十日后由天皇公布后执行。」帅戴乐议员英俊的脸庞在镜头前特别的迷人,他微笑了一下,洁白的牙齿似乎闪了一下光芒。「还有什么问题吗?」一堆女记者,当场尖叫者,「帅戴乐……帅呆了……我爱你!」「谢谢,不过我想把这次的焦点放在通过的新法上。」「请问帅议员,您有女朋友了吗?」一名记者推开旁边的人,一边跳着一边问。
  「我只回答新法的问题喔!」帅戴乐又微笑了一下。
  「啊……」数十名女记者看到帅戴乐的笑容顿时兴奋得昏倒。
  「太帅了……」
  ***    ***    ***    ***「真的吗?乱伦条款被废除了?」藤高兴地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么,我应该这样做了。」藤冲到了自己的房间开了抽屉,两手颤抖地拿出了一个红色的小盒子。
  接着,又冲到浴室门口,猛然一开门。「由香,请你嫁给我吧!」浴室里面水雾弥漫,门一开之后水雾散去之后,才看清楚状况。
  由香四肢着地,屁股抬高,而他的小儿子准人正在抽插着。「主人……啊……喔……」藤不以为意,仍然继续说。「乱伦条款已经废除了,我现在可以跟你结婚了!」「主人……啊……我……我愿意……」由香断断续续地回答,而他的小儿子有点搞不清楚状况,还继续的抽插。「可是……彦跟……太佑……怎么……怎么办?」「不用担心,我跟胡作非一样,喜欢看老婆被人奸。」藤笑着,还转头看了一下他的小儿子。「准人做得好!继续!」「而且,我跟最长笨象一样,喜欢拿老婆招待亲戚朋友……」「太……太好了……」由香脸红又断断续续地说话,而小儿子准人听到老爸的命令,更是用力地抽插。
  「明后天有空,我们去把你的身份转换回来,这样你就可以穿漂亮衣服了。」「我……可以……再做……再做几个月……母狗……啊……好深……」「随你高兴,总之我太高兴了。」藤笑得开怀。「等会儿,我再打电话给弟弟,叫他过来庆祝庆祝。」***    ***    ***    ***这一天,由香觉得幸福极了。
  虽然彦哥哥不在场,但是爸爸、叔叔、弟弟、爷爷轮翻上阵,一直搞到凌晨三点每个人都累到睡着。
  【应该是结束了,不过想接龙的也可以接】
  *********************************NG片断Action 1
  「你这个畜牲!」二郎终于忍不住,爆出话来了。「怎么连自己的孙女都不放过!」崔史却一点也没有反省之心,反而回讥:「你说我是畜牲?你自己的孙女还不是个畜牲!」这句话触犯了二郎心中的禁忌,一股莫明的怒气涌上胸口,他随即挥了一拳,「碰!」一声直打向崔史的左眼。
  崔史应声倒地,「碰」撞倒了整个布景墙。
  「卡卡卡……」
  *********************************Action 2「你这个畜牲!」二郎终于忍不住,爆出话来了。「怎么连自己的孙女都不放过!」崔史却一点也没有反省之心,反而回讥:「你说我是畜牲?你自己的孙女还不是个畜牲!」这句话触犯了二郎心中的禁忌,一股莫明的怒气涌上胸口,他随即挥了一拳,「碰!」一声直打向崔史的左眼。
  崔史应声倒地。但二郎却笑场了。「哈哈……」「卡卡卡……」「干!你是想要我被多打几拳是吧!」崔史生气了。
  「对不起……」
  *********************************Action 3「你这个畜牲!」二郎终于忍不住,爆出话来了。「怎么连自己的孙女都不放过!」崔史却一点也没有反省之心,反而回讥:「你说我是畜牲?你自己的孙女还不是个畜牲!」这句话触犯了二郎心中的禁忌,一股莫明的怒气涌上胸口,他随即挥了一拳,「碰!」一声直打向崔史的左眼。
  崔史应声倒地。
  「哈哈……」这次换小萝莉笑场。
  「卡卡卡……」


  「呵呵呵哈哈哈……」崔史快要疯掉了。


上一撸:葡萄棚那一家



下一撸: